图图阅读>穿越历史>昭信皇后传 > 一。“嫂嫂,怪不得你忘不了他”
    晋阳城自齐朝立国起就是陪都,三月中,北地风寒,又逢骤雨。雨水轰轰烈烈地落了一晚,直到东方将晓,风雨稍歇,雨丝方淅淅沥沥地连绵成片。阳春天气,竟然一夕冷如朔冬。

    李祖娥跪在宣训宫中,一晚昏昏沉沉地倒了几次,均被一旁陪侍的女官柔声叫了起来。她是中夜出奔至此,虽然躲过了后半夜的大雨,但也没有来得及梳妆。她刚刚躲入宣训宫时,满头青丝委顿垂肩,一身单衣上,满是皮鞭撕扯开线的痕迹。那时娄太后早已歇下,值夜的宫娥不敢惊动主人,还是保母嬷嬷见怜,才遣人与她匀面梳妆。只是太后的衣装僭越,女官的服制仿效外臣,不妥,故,此时李祖娥竟是一身宫人打扮,不事严妆,哪怕她早非豆蔻之龄,竟也别有一番楚楚可怜之态。

    高湛在内宫中打马,清晨来到宣训宫中时,娄太后还没有起身。他与李祖娥打了个对面,看到她这幅打扮,伶仃地跪在中殿,心头不由一动。

    四下的宫娥中官均垂手叩拜,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李祖娥撩起眼来,似看非看地觑他,皇帝高大丰俊,冠服端严,一双清湛湛的凤目中竟似含笑。她宛如被烫了一下似的低下头去,于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中,双手又轻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高湛一身汉人装束,待众人拜过后,自己也作汉人礼节,向着跪在地上的李祖娥长长作揖:

    “嫂嫂。”

    李祖娥又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湛毕竟位尊,他到了之后,保母嬷嬷才有理由去催促娄太后起身。娄太后其实并没有故意晾着李氏儿媳的意思,只是向来下不践上,卑不动尊,倘若娄太后为了李祖娥仓促,她自己也会惶恐的。但也因此,在更衣盥漱的过程中,娄太后听一个耳目精明的中官禀完了整起争锋。

    左不过一些叔淫兄妻的旧闻。

    李氏是世族汉女,格外刚烈些。

    娄太后转出中殿,众人行礼如仪。高湛坐在娄太后下首,亲昵地呼“阿母”,李祖娥却仍跪着,含泪瑟瑟抖颤。娄昭君向来体健火盛,这时一偏头,宫娥会意,也去四下里拨旺了取暖的火盆。火碳毕剥作响,雨声不绝,李祖娥周身渐暖,心间骤然一酸,刚欲落泪,娄太后却一抬手:

    “你们的事情,朕已尽知。”